讓專業的來

筆者一直很想寫這個人,寫他的事奉。

他是一位彌撒的侍從,每個星期六都負責做同一件事,是一個唐氏綜合症的患者,每星期由母親陪伴回來聖堂,他會先跪下,為自己畫上十字聖號,跪禱,再換上侍從的外袍,在聖桌前左看看,右看看,檢察一下十字架的情況,默默等待彌撒開始。

開始前,他會拿起十字架,小心地捧著行到聖堂大門,等待列隊。彌撒鐘聲一響,司祭與侍從和其他事奉者列隊進入聖堂,步向聖壇。他總是負責捧著十字架,安放好後,就站到侍從的行列之中。

之後整台彌撒,他沒有像其他侍從一樣被分配其他的工作(Liturgy),但他都一樣專注於禮儀之中,筆者沒有見過他敲鐘,也沒有見過他搖香或捧燭台,但每個禮儀他都專注地參與。或者大家會問筆者為何覺得他專注?筆者懂得讀心?非也。當然筆者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他是專注,但至少他的舉止,是專注、尊敬。

他不是一個人事奉,與他一同事奉的,有每星期陪他回來聖堂的母親,有神父,有其他一同事奉的侍從,和整個聖堂的弟兄姊妹,他們彌撒前後會交談,會互相問候,幫助預備,他是眾人的弟兄,又是眾人的幫助,眾人也是他的幫助,也是他的肢體。

坦白說,筆者沒有跟他交談過,不算是認識他,或者他生活有艱苦,或者他表達不到自己的內心深處,但在他事奉之中,筆者看見他發自內心的細緻。事奉是甚麼?也許其中一樣就是上主藉著事奉來觸摸我們,我們也藉著事奉去觸摸上主。有時筆者也會問自己,是否彈琴才算是事奉?捧著十字架進場,不用甚麼專業吧?

但突然想起了一位台灣牧師朋友的話:「讓專業的來。」沒錯!要專業的,要專業的事奉者,「他」和「她」和「他們」都是專業的事奉者。

主佑。阿們。